首页 >> 法治在线 >> 优化营商环境 >> 正文
单亲母亲以死相逼 暖心调解化坚冰
2018-5-25 11:23:55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纠纷简介】

2016年12月的一天,一个小伙子推着一把轮椅走进调解室,轮椅上坐着一位约50岁的妇女,显然是大病初愈,调解员上前接待。轮椅上的妇女努力想开口说话,却非常吃力,调解员听不清,便向推轮椅的小伙了解情况。原来,轮椅上的妇女姓马,推轮椅的小伙是其单位的人事部经理,马某在去该单位上班的途中突发脑溢血,后住院治疗,现在基本治愈出院,要求单位赔偿,然而单位认为此次事件不属于工伤,单位没有赔偿的理由,双方发生纠纷,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调解员向马某了解了基本情况,马某早年离异,父母远在老家,有一女儿正上高中,在镇海没有其他亲戚朋友,此次到调委会也是单位派人接送,家里没人照顾。调解员询问马某要求,马某提出要单位赔偿8万元。单位认为马某是因自身疾病引起的,又是发生在上班途中,不是非主责的交通事故,根本算不上工伤,单位没有赔偿的理由。马某听后情绪较为激动,调解员为了缓和马某的情绪,以防对其身体健康造成再次伤害,暂时中止了调解,建议双方可以到劳动仲裁部门就法律问题进行咨询后再进行调解。

第二天,双方又来到了调解室,公司方出示了劳动仲裁部门的咨询结果,认定不能算工伤,但就马某的医疗费可以进行一部分补偿。公司方愿意支付马某约8千元。马某得知这一情况后,以死相逼。调解员见马某情绪如此激动,立即对其进行安抚,同时与公司方单独进行协商,劝说道:“在法律层面,马大姐的赔偿金额已经没有太大商量余地,但现在她的情况的确非常困难,欠债不说,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干不了活,没有了经济来源,对她是非常大的打击。你们单位也是非常关心爱护职工的,希望能尽量多补偿一些。”公司方斟酌后,愿意再适当增加补偿款。调解员建议先把工资给马某,好让她先应付当前,单位表示同意。

趁公司方小伙取钱的空档,调解员又单独和马某进行沟通,询问马某女儿成绩好不好。一谈到女儿,马某眼神就亮了,称女儿成绩不错,还代表学校参加比赛获过奖。调解员劝解道:“你看你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多幸福啊,女儿现在还要靠你呢!你怎么能轻易寻死呢?将来她上了大学,肯定会有出息的,你得好好培养,再怎么也不能委屈了女儿。虽然你现在没钱,但可以想办法,到了大学还会有勤工俭学、奖学金之类的。”

单位小伙取钱回来,表示马某可以先将房子抵押,供女儿读书,在这件事情上他会向单位领导为她多争取点。调解员顺水推舟说道:“单位看你没人照顾,派人来接你,即使单位再不好,至少这个小伙心地是好的,他也是在为你着想,也是尽心尽力为你办事。”马某也表示从心底感谢小伙。调解员趁机劝道,“既然他还可以,就卖他个面子。人生难免会碰到困难,你看你这次是抢救过来了,要是没抢救过来,你女儿就只剩一个人了,或许为了抢救你还欠下一大堆债,为了还债得去工作,可能连大学也上不了,她的人生或许从此改变了,你应该庆幸,你的人生还在你的掌控中,钱还是要靠自己赚的。”马某频频点头表示赞同。调解员趁热打铁,将话题转移到赔偿事宜上:“在法律上,你们也咨询过相关部门,没多大余地,不管到哪个部门结果都是一样的,但考虑到你家确实艰难,那么就让单位小伙再去多争取点。失业后,可以请单位帮你办理失业手续,拿点失业金。”整整一下午,调解员和单位小伙一直陪着马某拉着家常,慢慢地打开马某的心结。调解员用自己温暖的心慢慢融化了马某心中的坚冰。

【调解结果】

一星期后,双方再次来到调委会,表示已经协商完毕,要求签订协议书。单位除已支付的工资外另外再补偿马某1万元,马某表示同意。单位帮马某办理了失业手续,为其争取失业保证金。

【调解点评】

此纠纷在事实和法律上都没有争议,只是当事人的心态问题,她没有亲人依靠,又要供养女儿,现在因为脑溢血自己又无法照顾自己,唯一的收入来源因为自身的疾病被切断,还背上了债务,对于并不富裕的她无疑是雪上加霜。此时,作为一个女人,心理打击才是最大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马某心理上无法承受,失去了主张,想通过单位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来慰藉自己,于是拼了命想抓住。但作为调解员,应该看到的是她的内心,她需要的是心灵的宽慰,是有人能为她出主意。因此此次调解,调的不是纠纷,而是人心。

(编辑: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单亲母亲以死相逼 暖心调解化坚冰
镇海新闻网 2018-5-25 11:23:55

【纠纷简介】

2016年12月的一天,一个小伙子推着一把轮椅走进调解室,轮椅上坐着一位约50岁的妇女,显然是大病初愈,调解员上前接待。轮椅上的妇女努力想开口说话,却非常吃力,调解员听不清,便向推轮椅的小伙了解情况。原来,轮椅上的妇女姓马,推轮椅的小伙是其单位的人事部经理,马某在去该单位上班的途中突发脑溢血,后住院治疗,现在基本治愈出院,要求单位赔偿,然而单位认为此次事件不属于工伤,单位没有赔偿的理由,双方发生纠纷,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调解员向马某了解了基本情况,马某早年离异,父母远在老家,有一女儿正上高中,在镇海没有其他亲戚朋友,此次到调委会也是单位派人接送,家里没人照顾。调解员询问马某要求,马某提出要单位赔偿8万元。单位认为马某是因自身疾病引起的,又是发生在上班途中,不是非主责的交通事故,根本算不上工伤,单位没有赔偿的理由。马某听后情绪较为激动,调解员为了缓和马某的情绪,以防对其身体健康造成再次伤害,暂时中止了调解,建议双方可以到劳动仲裁部门就法律问题进行咨询后再进行调解。

第二天,双方又来到了调解室,公司方出示了劳动仲裁部门的咨询结果,认定不能算工伤,但就马某的医疗费可以进行一部分补偿。公司方愿意支付马某约8千元。马某得知这一情况后,以死相逼。调解员见马某情绪如此激动,立即对其进行安抚,同时与公司方单独进行协商,劝说道:“在法律层面,马大姐的赔偿金额已经没有太大商量余地,但现在她的情况的确非常困难,欠债不说,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干不了活,没有了经济来源,对她是非常大的打击。你们单位也是非常关心爱护职工的,希望能尽量多补偿一些。”公司方斟酌后,愿意再适当增加补偿款。调解员建议先把工资给马某,好让她先应付当前,单位表示同意。

趁公司方小伙取钱的空档,调解员又单独和马某进行沟通,询问马某女儿成绩好不好。一谈到女儿,马某眼神就亮了,称女儿成绩不错,还代表学校参加比赛获过奖。调解员劝解道:“你看你有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多幸福啊,女儿现在还要靠你呢!你怎么能轻易寻死呢?将来她上了大学,肯定会有出息的,你得好好培养,再怎么也不能委屈了女儿。虽然你现在没钱,但可以想办法,到了大学还会有勤工俭学、奖学金之类的。”

单位小伙取钱回来,表示马某可以先将房子抵押,供女儿读书,在这件事情上他会向单位领导为她多争取点。调解员顺水推舟说道:“单位看你没人照顾,派人来接你,即使单位再不好,至少这个小伙心地是好的,他也是在为你着想,也是尽心尽力为你办事。”马某也表示从心底感谢小伙。调解员趁机劝道,“既然他还可以,就卖他个面子。人生难免会碰到困难,你看你这次是抢救过来了,要是没抢救过来,你女儿就只剩一个人了,或许为了抢救你还欠下一大堆债,为了还债得去工作,可能连大学也上不了,她的人生或许从此改变了,你应该庆幸,你的人生还在你的掌控中,钱还是要靠自己赚的。”马某频频点头表示赞同。调解员趁热打铁,将话题转移到赔偿事宜上:“在法律上,你们也咨询过相关部门,没多大余地,不管到哪个部门结果都是一样的,但考虑到你家确实艰难,那么就让单位小伙再去多争取点。失业后,可以请单位帮你办理失业手续,拿点失业金。”整整一下午,调解员和单位小伙一直陪着马某拉着家常,慢慢地打开马某的心结。调解员用自己温暖的心慢慢融化了马某心中的坚冰。

【调解结果】

一星期后,双方再次来到调委会,表示已经协商完毕,要求签订协议书。单位除已支付的工资外另外再补偿马某1万元,马某表示同意。单位帮马某办理了失业手续,为其争取失业保证金。

【调解点评】

此纠纷在事实和法律上都没有争议,只是当事人的心态问题,她没有亲人依靠,又要供养女儿,现在因为脑溢血自己又无法照顾自己,唯一的收入来源因为自身的疾病被切断,还背上了债务,对于并不富裕的她无疑是雪上加霜。此时,作为一个女人,心理打击才是最大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马某心理上无法承受,失去了主张,想通过单位这个唯一的救命稻草来慰藉自己,于是拼了命想抓住。但作为调解员,应该看到的是她的内心,她需要的是心灵的宽慰,是有人能为她出主意。因此此次调解,调的不是纠纷,而是人心。

广告

相关新闻
·快递暂行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