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在线 >> 优化营商环境 >> 正文
工伤赔偿起纠纷 劳工权益有保障
2018-5-25 13:23:07 来源:镇海新闻网 点击:
  【纠纷简介】

2016年11月7日,宁波市镇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并立案一件确认劳动关系的劳动争议纠纷案,仲裁前委托镇海区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调解,调委会受理后立即进行调解。

当事人傅某于2016年2月17日开始在宁波某物流有限公司工作,从事装卸工,工资约3700元/月,双方未订立劳动合同。2016年5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傅某在公司装货过程中从车上摔下,造成右侧额颞创伤性硬膜外、下血肿、右侧额叶脑挫裂伤伴脑内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额颞颅骨骨折、右侧颧骨骨折、颅底骨折、蝶骨骨折。双方就工伤保险待遇问题无法协商一致,傅某要求确认与公司方的劳动关系。

【调解过程】

调解员详细审阅了傅某主张的请求,对该案进行了全面分析并及时与双方取得联系。公司方表示承认劳动关系,关键在于工伤赔偿,双方都不认同对方的假定等级,导致矛盾扩大,对簿公堂。调解员深知一旦打通伤残等级这个缺口,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为此,调解员翻阅了相关参考文书,请教专业人士,做足功课。

2016年11月22日,双方按约定来到镇海区人民调解委员会接受调解。傅某代理人一到场,就开始大吐苦水:“老傅受了严重的伤害,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单位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协商不了就不配合办理工伤认定手续,逼我们走司法程序!”公司方也不甘示弱,称傅某受伤以后,公司立即送往医院治疗,缴纳医药费、护理费,仁至义尽。关于伤残等级,公司也咨询了相关鉴定机构,是有事实依据的,不是胡说八道的,而且公司一直在和傅某协商,如果要打官司,那只能奉陪到底。双方情绪异常激动,调解员立刻终止调解。

通过第一次调解,调解员及时改变方案,采取了背靠背方式,反复多次与双方分别进行沟通。对于公司方,调解员明确指出调解是解决这起案件最省事、省钱、省心的途径,在这次案件中公司方理应承担经济赔偿责任。但公司方还是表示,如果协商不了,就走司法程序。调解员立即指出,拖时间对公司而言是百害而无一利。其一,停工留薪期工资最长可以计算至24个月,是笔不小的开支;其二,傅某请了律师,律师方方面面都会计算进去,包括未缴纳社保之类的费用;其三,虽然走司法程序,时间上可以拖住对方,但实际上单位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精力去应付这件事。对于傅某代理人,调解员也告知其如果放弃调解,走法律程序,不仅时间长,过程繁琐,而且傅某身体不合适奔波,何不省去那些步骤,快速处理。

经过调解员的劝解,双方终于同意调解,但双方对工伤伤残等级存在较大争议,公司方认可傅某工伤伤残8级,而傅某代理人坚持认为傅某的工伤伤残达到6级标准。对此,调解员根据伤残等级评定资料,给双方一个伤残等级的标准,同时也告知双方可以向伤残鉴定机构进行咨询确认。12月9日,公司方来电,双方终于就工伤伤残等级达成共识,按照工伤伤残7.5级的标准向傅某进行工伤赔偿。随后,调委会立即组织双方于12月12日进行第三次调解。调解员根据伤残等级以及相关工伤保险法计算出赔偿金额,但双方就病历卡等资料移交问题又起了分歧,调解一度陷入僵局。调解员果断地建议将傅某的病历卡交予调解员保管,并在公司方打款后将病历卡交予公司方去申请保险赔付。

【调解结果】

12月15日,双方达成如下协议:

1、公司方按照工伤伤残7.5级的标准向傅某一次性赔偿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后续的医疗费等各类费用共计人民币193000元。

2、傅某的病历卡交予调解员保管。

3、双方约定分二期付款:首次于2016年12月16日前支付100000元,剩余款项93000元待傅某取得伤残鉴定当日支付。如公司方逾期未支付,需向傅某支付违约金50000元。

【调解点评】

本案中,调解员以为当事人解难题、办实事为出发点,情法交融,以“情”解纷,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成功调解结案。纵观案件处理过程,首先,在双方充分表达意愿的基础上,调解员找出双方争议的焦点,给出合理的调解方案。其次,在双方就伤残等级争论不下的情况下,调解员及时给出专业意见,为确定赔偿金额奠定了基础。在整个案件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做到了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建立起双方互谅互让互信的良好基础,对于调解过程中的突发状况及时化解,确保调解过程的顺畅。最后,经调解的案件经镇海区人民法院司法确认,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劳动者的权益不受侵害。

(编辑:杨东)

关注“镇海发布”公众号

关注“望潮”自媒体

相关新闻
工伤赔偿起纠纷 劳工权益有保障
镇海新闻网 2018-5-25 13:23:07
  【纠纷简介】

2016年11月7日,宁波市镇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受理并立案一件确认劳动关系的劳动争议纠纷案,仲裁前委托镇海区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调解,调委会受理后立即进行调解。

当事人傅某于2016年2月17日开始在宁波某物流有限公司工作,从事装卸工,工资约3700元/月,双方未订立劳动合同。2016年5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傅某在公司装货过程中从车上摔下,造成右侧额颞创伤性硬膜外、下血肿、右侧额叶脑挫裂伤伴脑内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右侧额颞颅骨骨折、右侧颧骨骨折、颅底骨折、蝶骨骨折。双方就工伤保险待遇问题无法协商一致,傅某要求确认与公司方的劳动关系。

【调解过程】

调解员详细审阅了傅某主张的请求,对该案进行了全面分析并及时与双方取得联系。公司方表示承认劳动关系,关键在于工伤赔偿,双方都不认同对方的假定等级,导致矛盾扩大,对簿公堂。调解员深知一旦打通伤残等级这个缺口,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为此,调解员翻阅了相关参考文书,请教专业人士,做足功课。

2016年11月22日,双方按约定来到镇海区人民调解委员会接受调解。傅某代理人一到场,就开始大吐苦水:“老傅受了严重的伤害,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单位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协商不了就不配合办理工伤认定手续,逼我们走司法程序!”公司方也不甘示弱,称傅某受伤以后,公司立即送往医院治疗,缴纳医药费、护理费,仁至义尽。关于伤残等级,公司也咨询了相关鉴定机构,是有事实依据的,不是胡说八道的,而且公司一直在和傅某协商,如果要打官司,那只能奉陪到底。双方情绪异常激动,调解员立刻终止调解。

通过第一次调解,调解员及时改变方案,采取了背靠背方式,反复多次与双方分别进行沟通。对于公司方,调解员明确指出调解是解决这起案件最省事、省钱、省心的途径,在这次案件中公司方理应承担经济赔偿责任。但公司方还是表示,如果协商不了,就走司法程序。调解员立即指出,拖时间对公司而言是百害而无一利。其一,停工留薪期工资最长可以计算至24个月,是笔不小的开支;其二,傅某请了律师,律师方方面面都会计算进去,包括未缴纳社保之类的费用;其三,虽然走司法程序,时间上可以拖住对方,但实际上单位要花费更多的人力、精力去应付这件事。对于傅某代理人,调解员也告知其如果放弃调解,走法律程序,不仅时间长,过程繁琐,而且傅某身体不合适奔波,何不省去那些步骤,快速处理。

经过调解员的劝解,双方终于同意调解,但双方对工伤伤残等级存在较大争议,公司方认可傅某工伤伤残8级,而傅某代理人坚持认为傅某的工伤伤残达到6级标准。对此,调解员根据伤残等级评定资料,给双方一个伤残等级的标准,同时也告知双方可以向伤残鉴定机构进行咨询确认。12月9日,公司方来电,双方终于就工伤伤残等级达成共识,按照工伤伤残7.5级的标准向傅某进行工伤赔偿。随后,调委会立即组织双方于12月12日进行第三次调解。调解员根据伤残等级以及相关工伤保险法计算出赔偿金额,但双方就病历卡等资料移交问题又起了分歧,调解一度陷入僵局。调解员果断地建议将傅某的病历卡交予调解员保管,并在公司方打款后将病历卡交予公司方去申请保险赔付。

【调解结果】

12月15日,双方达成如下协议:

1、公司方按照工伤伤残7.5级的标准向傅某一次性赔偿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资、后续的医疗费等各类费用共计人民币193000元。

2、傅某的病历卡交予调解员保管。

3、双方约定分二期付款:首次于2016年12月16日前支付100000元,剩余款项93000元待傅某取得伤残鉴定当日支付。如公司方逾期未支付,需向傅某支付违约金50000元。

【调解点评】

本案中,调解员以为当事人解难题、办实事为出发点,情法交融,以“情”解纷,通过耐心细致的工作,成功调解结案。纵观案件处理过程,首先,在双方充分表达意愿的基础上,调解员找出双方争议的焦点,给出合理的调解方案。其次,在双方就伤残等级争论不下的情况下,调解员及时给出专业意见,为确定赔偿金额奠定了基础。在整个案件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做到了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建立起双方互谅互让互信的良好基础,对于调解过程中的突发状况及时化解,确保调解过程的顺畅。最后,经调解的案件经镇海区人民法院司法确认,最大程度地保障了劳动者的权益不受侵害。

广告

相关新闻
·快递暂行条例